中共凤冈县委组织部
味道的酿造,源自生活
栏目:县委 作者:唐涛 来源:原创 编辑:凤冈县委组织部 发布日期:2017-07-12 评论数:0

七月流火,难得的是今天寒意未来,阳光仍在。又恰逢周末,邀上几位要好的伙伴到周边的田野上坐坐聊聊,忘却工作日里生活的琐事,尽情忙里偷欢无不是件惬意的事。

生活不是件小事,却由小事构成,有些生活的味道,还真的只能是在时间里慢慢淘、慢慢嚼。

既然如此,A便向大伙提议,不妨大家轮流各自述说小事,从中尝尝味道。

这是那天她们从田野回来以后才告诉我的,倘若那天我也在场,与她们同看麦浪,共呼吸,我想,我会第一个先发声,述说穿过我生活的某件小事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手中的雨伞,是你手中支撑的拐杖】

其实我一直觉得自己并不是一个完全感性,看一部爱情故事片就能哭的稀里哗啦的人,但矛盾又不时出来挑战我给自己的评判。

见不得被岁月伤害还不能得到关怀的老人,可视线里又常常出现这么一群可爱又值得怜爱的老人。我常在学校附近看见一个佝偻着背拾荒的老人。拾荒者并不少见,但又不排除在这个社会里匆匆地奔波,匆匆地生存,以至于连匆匆的一瞥都没有停留在街边的拾荒者身上的大多数。但我为什么唯独瞧见这个拾荒老爷爷而顿生辛酸之感?一开始我并不明白,直到有一天,我清楚地看见————我们手中的伞成为了他手中的拐杖。

乌云筹集了一天,傍晚终于倾盆,睫毛上落了一滴雨水,校门外的美食街瞬间模糊在视界里。被突如其来的暴雨失了容颜的行人,风里来雨里去,有伞的同情无伞的,无伞的巴望着有伞的。屋檐下躲雨的惊叹着疾步雨中快走的,小摊主也顾不上生意执意要收摊。原本坑坑洼洼的路面,现在也被积水填平,车辆驰过,要是遇上无情的车主,准能被溅跃起的一滩水花无奈的弄得个满身狼狈。

我带了伞,却仍然站在屋檐下,静静地看这周遭的一切。

突然,对面马路远处一个比行人大一倍的移动物体抓住了我的眼球,于是揩了一下眼睛上洒落的水珠,眼睛一直没有移开过那个物体,大约过了一分多钟,物体渐渐放大,朝路的这头移动过来。越来越近,我清楚地分辨出是一位年迈的老爷爷,步履蹒跚,身上背着一个大编织袋,这就是方才我从远处望去比行人大一倍的原因,里面满是瓶瓶罐罐硬纸板泡沫板。老人佝偻着背,身上披着一张塑料薄膜,其实看得出,塑料薄膜遮盖范围明显偏向背上的“粮食”,湿漉漉的白发耷拉在脑袋上,稀稀疏疏。左手时不时拉拉塑料薄膜,扶扶身上的编织袋。

年迈的拾掇老人,由于腿脚不灵便,外加大雨,自然走起路来更要格外小心翼翼,我已不记得当时自己有多同情,但是清晰地记得看到老人手中的“拐杖”,泪水混着雨水就开始在眼眶里打转。那是一把红色但已发黑的长柄伞,伞顶朝下,被老人紧紧握在右手,支撑着摇晃且瘦弱的身躯,我依稀看到,老人雨中一路走来沾染在伞上的淤泥。

在雨中,此景是如此刺痛我的眼睛,我的心。

我想,老人一定是想用伞遮住自己的身体,不想让本就冰冷的雨水弄湿自己,只是背上背负的不仅仅是非底层人民所理解的废品,而是他的“粮食”;我想,老人一定不想由两条腿多出另一条“腿”,只是在时光雕刻下的步履蹒跚,已容不得老人不去承认第三条“腿”,也容不下老人不去撰紧本应遮盖身体却用来支撑身体的雨伞!

在雨中,此情恍若扳机,击中我内心深处最柔弱的那寸地方。

我要说的小事,就要结束了,请你不要用惯性思维等待着一段故事后面必抒发的生活感悟。生活感悟这东西,很微妙,自己所感,自己领悟。但总有一股味道,你能从我所述说的小事中尝出,无论这里面的味道有多多味,但至少,辛酸应该在其一。

 

很可惜那天没有跟伙伴一起去田野,就只能事后把我要讲的小事写在了这里。尽管我我的故事没有与她们分享,但A还是很大方的把她那天所说的小事,回到宿舍在我耳边复述了一边。

她所说的发生在她生活里的故事并不是有多荒诞离奇,也并非有多催人泪下,但足够能引起我的共鸣,因为,渐渐地我也有这样一种感受,只不过,借她的嘴说出来而已。

 

【渐渐地,我也开始愿意躲到沉默的大多数人群中间去】

真的,曾经的自己爱抱不平,有什么说什么,就算有点“唐诘诃德”式,也不在乎,但是现在好像找不到曾经的那个自己了。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那个曾经的自己就跟现在的自己走散了。我也想尝试着去找回,千回路转,绕了好几个弯,寻遍了每个角落,有好几次,看到她的影子了,兴奋着追过去,可还是丢了。

我最讨厌不守时的人,不知道这些人从什么时候开始养成了这么一个坏思想——很自然的认为通知到场的时间总要比实际时间早一刻钟或半小时。这样的坏思想,好似有渐渐走向“约定俗成”的倾向。上大学之前,每次开会或去赴约,总免不了有这么几个人总在别人的等待中才姗姗来迟,一次两次我忍受,安慰自己是因为自己比别人更为积极,告诉自己或许别人临时有急事真的耽搁了,告诉自己估计是万恶的交通拥堵又出现了。等待的次数多了,内心住着的真实,就开始促使自己等到那姗姗来迟的人到场后,直接上去告诉他能不能尊重别人的时间,可不可以用准时来证明自己不是一个没有素质的人。

上大学之前,在禁止吸烟的空调大巴车上,闻到刺鼻的香烟味,必会轻拍那人肩膀,告诉他车厢内请勿吸烟。上大学之前,在餐馆里,会提醒邻桌在大声划拳的客人要么暂停,要么分贝放小些。上大学之前,在车站排队买票,会告诉准备蠢蠢欲动侧身插队的人,请排队,大家都是排了很长时间的……

但是现在,我觉得自己不会这么做了,为什么每次站出来的都是我?又不是光是我一个人的利益,大家的利益,为什么这么多人都在沉默,就我自己沉不住气要站出来当出头鸟,然后大家就在后面受惠?花费自己的力气,能给大家都带来好处固然再好不过了,但是时间一长,就会陷入自己的困惑怪圈当中去。就会开始稍微带有一些强迫症,希望别人也能够想自己一样,能够站出来,不再是在后面想表达自己真实想法又怕得罪人,最后又将一肚子话憋回肚子,眼巴巴地等着别人站出来“忿不平”,然后在后面为自己既不费力气、不得罪人、又满足了既得利益的沉默暗自得意。这样的强迫感存在时间越长,而自己希望出现的那一类敢于说出自己真实想法的人又迟迟不出现,烦躁和困惑之感也就随之而来了。

或许真的是光爱看好戏也不愿唱一出的人越来越多,即便是这些人的利益在受损,他们为了“中庸”,为了不承担言行付诸后的结果,为了不得罪人,为了体现所谓的素质,沉默的大多数群体才会在不知不觉中慢慢扩大。

看看现在周遭的那些不愿发声,期盼总会有人站出来为大家说话的人,我开始觉得“高高挂起”也挺好,不费力气又得利。只不过多需要一些忍耐力而已,忍着忍着,总会有少数发声者站出来抱不平的。

呵呵,你看,要是我继续向这社会低头,总有一天我真的会成为曾经自己讨厌的那一类人了,我不甘心,但现实就是我发现自己真的快要判给沉默的大多数当俘虏了。

 

A述说的小事也结束了,听完她的述说,我突然觉得我好像也有着像她一样如此强烈的感触。然后,我们在同一时间,支起了手臂托住了下巴,似乎有一种默契告诉我们,我们共同尝到了无奈的味道。

 

宿舍走廊的灯亮起,入夜了。我和A继续畅聊,A继续回忆那天田野上其他同伴所述说的生活故事。我说等你回忆起来了,请一定要告诉我,她说一定,生活酝酿了这么多味的味道,怎么能不分享?怎么能一天就说得完?怎么能说过一遍就能体味?

    那天晚上,我做了一个梦,梦见自己掉进了一朵盛满酸甜苦辣的白云里。



版权所有:未添加

主办单位:未添加

联系电话:未添加         E-mail:未添加

未添加